您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工投文苑
提 茅 針
發布時間:2020-04-10      信息來源:      發布人:liminghu      點擊: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□  王 雨

說起谷荻,估計很多人不知為何物,長大的時候就有人叫做它“茅堰花”,實則學名叫做荻茅花。晚春初夏時節的田間地頭往往多見,冒出一根一根似矛似劍的穗莖,在連云港土話里,常常將此時的荻花喚作“茅鞍”,清明小雨過后,頭頂尖尖,翠綠細長的莖苗便會如雨后春筍般扎出地面,昂首闊立在路邊,仿佛守衛土埂泥路的小戰士,向放學回家的小子發出挑釁。

那時的天,在鳥兒飛過的時候,是不留痕跡的;那時的孩子物質生活不如當下,玩具匱乏,電子游戲不多,根本沒有現在的“刷抖音”“ipad”云云,能夠玩得上手的無非是“跳皮筋”“扔沙包”“火柴槍”“滾鐵環”等等,如果可以用趣味性、甜蜜度、回報率、上癮力這些硬指標衡量,那“提茅鞍”應該是最有群眾基礎的童年軼事了。

現在形容一個人很有錢,肯定會說他玩了多少股票,買了幾套市區房,開的是什么車;彼時的孩子們肯定不會聊這些,那時的我們只會在乎周一上學的時候,桌洞抽屜里私藏了多少茅鞍。數量稱呼上一定是上講究的,首先,如果是幾根的話,臺面上是形不成年級輿論的。常見的是說一把,或者是一桌洞。記憶之中,有一個剃著板寸,外號“和尚”的小孩,拔了滿滿一書包的私貨,整整齊齊,排兵布陣似的收在包包里,只許人看,不許人碰,打開一看,密密匝匝的尖尖頭,一根根黑黢黢的像極了他的板寸發型。大多情況下,司空見慣的看完,周圍的小伙伴們,便會個個嘖嘖稱奇,向他射去眾多羨慕的目光,心中的潛臺詞是異口同聲,無非總是羨慕加嫉妒的口吻:“哇塞,這小子真有茅鞍!”

人在少年的時候記憶力往往是最好的,記得的往往是最最甜蜜的東西。茅鞍絕對算得上一種時令美味了,挑選、采摘、吃都是有講究的。來不得半點馬虎,那是充滿敬意的一種行為表達。

你瞧,紅帶紫不能要,太老!一是怕不好拔,更怕是不好吃;成色一定要挑選底莖圓咕隆咚、下粗上尖、皮軟色綠的,拔要快,吃要快,用拇指撥開茅肚外皮瞬間,及時抽出里面的白色纖維,像棉花糖,塞進嘴里,咀嚼幾下,絲絲甜味、植物清香便會爆滿口腔,但也會轉瞬即逝,因為茅鞍能鎖住的甜味不多,但一捧捧的放在手邊,也是夠吃一陣子了,在兒時,那就是最好的零食了。

無獨有偶,四月芳菲之際,偶遇許多驚喜。鄰家一隅,茅鞍很多,伴隨車前子、蒲公英等眾多綠植春物,愈發顯得谷荻郁郁蔥蔥,嬌媚可人;再有桑葚子樹,團花簇景的陪襯,大有鐘靈毓秀,撲朔迷離的姿態,兼具嫩枝飛鳥來訪,更有自然生態之感,目之所及,樂趣更甚。我始終相信,萬物生靈都是有生性的,都是參照自我的成長軌跡,蓬勃發展。茅針如此,夫人如斯,不論遇見的是春暉夏露,還是秋荻冬雪,在日月乾坤的不斷革新中,新物發生蛻變,梯度式完成升華,用綿綿蜜語拼盡全力滋養出大千世界,蕓蕓眾生!

【返回上一頁】
贵阳捉鸡麻将规则